漯河郾城实验中学

家庭的风波/七九班 张雨涵

2017-4-20 10:49|查看: 660|评论: 0

摘要: 早晨七八点钟的光景,夏日的暖阳轻轻地照入我的房间。这是在小升初考试之后的第一个早晨。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汗水的陪伴,浑身像散架了似的,心真累!我只想趁这短短的一暑假时间,好好放松一下。意识已经清晰,但身体 ...

早晨七八点钟的光景,夏日的暖阳轻轻地照入我的房间。这是在小升初考试之后的第一个早晨。经历了整整一年的汗水的陪伴,浑身像散架了似的,心真累!我只想趁这短短的一暑假时间,好好放松一下。

意识已经清晰,但身体仍懒懒不想动。这时,细微的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。我知道那是妈妈。她来到我身边,轻轻地坐在床上。与此同时,轻柔的声音传来:“乖女儿,起床吧。”我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妈妈开始为我规划,说:“每天要写一篇日记。而且你已经是中学生了,每篇至少要写够六百字……”我不知怎地,心里恼恼的,一股无名火在心里蔓延。我忍不住说道:“好不容易熬过了六年级,你让我歇歇不行吗?’’妈妈连忙说:‘‘那五篇,一星期五篇总行了吧?”我压住了心头的怒火。妈妈见我没动静,又滔滔不绝唠叨起来:‘‘假期呀,你要海量地阅读。瞅瞅你六年级时,几个月也读不完一本书,作文水平越来越差,你要趁假期赶紧补充一下……’’我不觉怒火中烧,一下子从床上跳起,嚷道:‘‘我很累,而且我本是爱看书的,但你也不能逼我,不想被动读书!”妈妈见我这么大反应,也吓了一跳。但作为一名家长,为了树立威信,她也反驳道:“你现在哪里爱读书了!你有时间了,也不见你拿起过书。看看XXX,就一天都能读完一本原版的《三国演义》……”我竭力地想要遏制住我的怒火,但又想到妈妈施予我的压力,便非常不理智地吼起来:我与其做你给我的任务,不如让我死了算了!”那个“死”字我又咬的很重。妈妈惊呆了,她没想到我会说这么重的话。妈妈断断续续地说:“你,你这孩子,怎么能……”她话只说了一半,欲言又止,起身匆匆走出了房间。

一刹那,温暖的阳光凝住了,美好的假期凝固了,妈妈的心,也冰裂了。我无比自责,自己不就是想轻松几天吗,应该心平气和与妈妈商量,怎能以“死”相逼呢?况且,妈妈说的也是事实,我是该练练文笔,看看书,怎么能不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呢?我肠子都悔青了,因为一句不加思考的话语而心痛。

 之后,感觉一家人对我都淡淡的,尤其是妈妈,她一定伤透了心。

因为这场风波,我很痛苦。那天晚上,我坐在阳台上。夏季的星空如此灿烂,柔风从窗口吹到我的脸上,却无法抹去我内心的难过。我不能再这样任性下去了,更不能用言语伤害至亲至爱的人。这种家庭的风波,我希望它永远永远不要再重现。我要用真心去化解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发表新贴 返回顶部